主页 > 国际 > 正文

2月1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弗林辞职

来源:参考消息网2017-02-14 22:12 点击:

参考消息网2月14日报道(文/韩梁 喻新)2月1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弗林辞职,成功抢了情人节的“头条”。

弗林的辞职震动大洋两岸。有人说,他的离开背后牵涉了美俄关系的发展走向;有人说,这事确实大,他可是有史以来“最短命的国家安全顾问”(上任刚刚三周)……无论如何,特朗普新官上任“三把火”还没烧完,就“后院”起火,想来美国政治走向未来确实充满着各种不确定性。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国家安全顾问弗林

那么,弗林到底做了什么?一个国家安全顾问如何搅动了一盘大国棋局?

事情要从一个月前说起。1月中旬,严肃大报《华盛顿邮报》最先爆出了弗林去年12月两次与俄罗斯驻美大使谢尔盖·基斯利亚克通话,引来媒体哗然。由于其中一次通话时间恰好在时任总统贝拉克·奥巴马以俄罗斯干预美国总统选举为由宣布对俄制裁措施的前一天,弗林跟俄罗斯大使的通话是否涉及制裁内容,立即成为舆论关注焦点。

2月9日,《华盛顿邮报》再次抛出重磅炸弹,称弗林在12月的通话中不仅谈到制裁,还暗示特朗普上台后美国会暂停对俄制裁。这似乎“坐实”了弗林向俄罗斯通气的消息,也让不少政治对手抓住把柄,死死不放。根据美国法律,普通公民未经授权,以个人身份展开外交活动属于违法行为。弗林在奥巴马在任期间就代表特朗普跟俄罗斯大使谈制裁,使他继续担任国家安全顾问的合法性受到质疑。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华盛顿邮报》的这篇报道中分析了弗林与俄驻美大使的通话将给他带来多大麻烦。

弗林一开始坚决否认通话谈到制裁,特朗普团队不少高级成员也纷纷替弗林“站台”,从副总统迈克·彭斯到白宫办公厅主任赖因斯·普里伯斯,再到白宫发言人肖恩·斯派塞,都信誓旦旦,称弗林和基斯利亚克压根没谈制裁。

不过,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随着各种内幕消息、电话监听、情报信息的披露和公开,媒体一路穷追猛打,各种指责质疑纷至沓来,民主党大佬和议员纷纷发声,要求特朗普炒掉弗林。弗林自己的底气也越来越虚,从最开始坚决否认,到后来含糊其辞,各种“记不清”“不确定”,直到14日,终于承受不住各种压力选择辞职。

弗林的“通敌”丑闻和突然辞职,把特朗普和他新组建起的班子摆到了一个尴尬位置。弗林在辞职信中说,由于自己的疏忽,他向副总统彭斯和其他官员汇报自己与俄罗斯驻美国大使的通话时提供了“不完整信息”。他已向总统和副总统诚挚道歉,两人也接受了他的致歉。

 

弗林的辞职信 来源:CNN网站

弗林是特朗普最亲近和器重的幕僚之一,从2016年总统选举初期就向特朗普提供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咨询。丑闻一出,曾力挺弗林的特朗普团队成员,意识到弗林已从“资产”变为“负债”,也不愿再替他“背锅”,撇清与他的关系,或表明自己被“误导”,或保持沉默,或拒绝置评。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共和党议员称,如果弗林误导了特朗普,将要求他辞职》)

众叛亲离之下,弗林不得不选择辞职。在社交媒体上,不少美国网友对于弗林辞职的消息“拍手称快”。一条获得一千多个“赞”的推文这样呼吁:“弗林辞职还不够,他应被以叛国罪起诉,并就特朗普和彭斯是否知情宣誓作证。”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有人辛辣地讽刺说:“没有弗林的特朗普政府就像一套可悲而不完整的俄罗斯套娃。”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有人把此事拿来和此前因拒绝为移民禁令辩护而被特朗普解职的代理司法部长萨利·耶茨做比较。这位网友写道:“萨利·耶茨因为她的正直被解雇,弗林则是在犯下叛国罪之后得到了主动辞职的选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各种“黑历史”纷至沓来。比如有网友翻出了弗林在去年大选中共和党大会上,曾经“气势汹汹”地引领全场与会者大喊把希拉里“关起来”的视频。并引用他当时的言论:“如果我做的赶得上她做的十分之一,我肯定会坐牢。”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当然,网上也不乏特朗普的铁杆支持者发推文继续表达对弗林的支持:“感谢你为国家的服务和帮助特朗普赢得大选胜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弗林的辞职,被视为是共和党“建制派”的一种胜利。与总统首席战略专家和高级顾问的班农相似,弗林在被提名出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之初便充满争议。他与美媒眼中的“著名右翼政客”班农立场相近,他在外交与安全政策上倡导“美国优先”原则,力主对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强硬,同时反对伊朗核协议,主张让美国的盟国分摊责任。上述主张都对特朗普影响巨大。

“从被任命以来,围绕弗林已经有很多争议,而走到今天辞职这一步,确实是他自己犯了大忌。”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刁大明告诉参考消息网-锐参考,在没有经过授权的情况下,弗林与俄罗斯大使联络并谈论涉及美俄关系的重要事件,这已经触碰了“红线”,也无怪乎一些美媒会将此举视为“叛国罪”。

刁大明表示,自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美俄关系改善的趋势越来越明显,但同时也阻力重重。“美国战略界、共和党保守派等一直反对与俄改善关系,而弗林等人则冲在美俄交往的最前列,所以,弗林辞职可以称得上是两种立场的矛盾爆发点。”

显然,美国舆论死死抓住弗林丑闻不放,除了质疑特朗普幕僚团队的可信性与稳定性,更关注弗林和特朗普团队是否向俄罗斯方面提供关于美国新政府对俄政策的某种“保证”,以及对特朗普频频向俄罗斯示好、寻求改善俄美关系的犹疑与忧虑。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美媒广为转载的这张照片中,弗林出现在2015年底在莫斯科举行的今日俄罗斯电视台成立十周年晚宴上,而坐在他身边的正是俄总统普京。

2月13日,路透社援引克里姆林宫方面的消息说,可能会在7月二十国集团峰会前安排俄罗斯总统普京与特朗普的会面。2月10日,普京会面斯洛文尼亚总统帕霍尔后曾抛出“橄榄枝”,称斯洛文尼亚首都卢布尔雅那可能会成为俄美首脑会的地点。不过,美国方面至今没有作出回应。

刁大明认为,短期来看,弗林辞职对美俄关系会产生巨大影响,“从这件事可以看出,美国战略界、共和党精英对改善美俄关系施加了很多压力,改善关系的天花板可以说越来越低了,前景黯淡。”

那么,此番“宫斗”继续下去,会否搅黄美俄总统的会面?对此,刁大明表示,现在评判弗林辞职会不会影响两国元首会面还有些早。“毕竟现在距7月还有一段时间,未来美俄关系的风向能不能得到调整,能否回到改善的轨道上,还需要进一步观望。”(编辑/谢来)

>相关新闻
  • 8月14日国内四大证券报纸、重要财经媒体头版头
  • 习近平应约同美国总统特朗普通电话
  • 2017年芒果国际汽车博览会9月14日强势来袭
  • 2017中国食餐会14日在长举行 快来品尝80年代经典
  • 2018考研初试时间确定为2017年12月23日-24日
  •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