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乡娱乐 >

妹妹被岳母逼迫嫁给瘫痪大少,为了救妹妹他终于爆发了...

日期: 来源:收集编辑:

随即,房间门被重重的拉开,一个身材臃肿,浑身充满庸俗气的妇人骂骂咧咧的走出来,差点撞到秦意的轮椅上。

这个一脸恶相的女人就是秦意的丈母娘,董金淑。

“死残废,好好劝劝你妹妹,别给我出幺蛾子。”董金淑满脸厌恶的看着秦意咆哮。

秦意因为生病发白的薄唇紧紧的抿了抿,声音带着哀求,道:“妈,婉儿还小,那个刘成文是个植物人,嫁过去婉儿一辈子就毁了。”

“呸,谁是你妈?这件事没得商量。”

“也不看看自己什么东西?这个家哪有你这个吃干饭的废物说话的份?”董金淑不屑的说道,转身就走,根本不给秦意说话的机会。

秦意咬紧牙关,闭上眼上吐出一口浊气,然后缓缓的睁开眼睛,用手推动轮子进了房间。

坐在床边小声抽泣的秦婉儿听到动静,慌张的擦拭着脸上的眼泪,带着些婴儿肥的俏脸努力挤出笑容。

秦意看着那张努力克制着委屈的小脸,心像是被人一把攥紧,疼的难以呼吸。

“哥,你别担心,我没事的!反正我迟早是要嫁人的,刘家很有钱哦,我要是嫁到刘家,哥哥以后就能得到更好的治疗。”秦婉儿努力的笑着,用无比轻松的语气的说道。

秦意心如刀绞,只恨自己是个残废,他推动轮椅来到秦婉儿面前,轻声道:“婉儿,我不会让你嫁到刘家的。”

“哥,你别做傻事!我不委屈,刘家可是豪门,很多女孩子都想嫁进去的,可惜她们没有婉儿的运气好。”

不委屈吗?如花一般的年纪却要嫁给一个植物人冲喜,如何不委屈?秦意呼吸急促了几分,眼底闪过一抹阴狠,就算一头撞死,血溅当场,他也不会让婉儿往火坑里跳。

他的确是个残废,但是残废也有本事让刘家的喜事变成他秦意的丧事。

…………

秦意从秦婉儿的房间出来,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已经快晚上十一点了,他的妻子夏言冰还没有回来。

他这双腿是因为救夏冰言而残废的,夏冰言或许因为冲动,亦或者是因为可怜,他们瞒着所有人成为了有名无实的夫妻。

秦意不知道夏冰言现在是否后悔当初跟自己结婚的决定?但是他不后悔。

尽管现在在夏家活的像只狗,但如果没有夏冰言他恐怕活的连狗都不如,毕竟一个残废可负担不起每个月好几万的医药费。而且他的妹妹还有书念。

所以,就算董金淑对自己尖酸刻薄,但看在夏冰言的面子上他都可以忍。

但是这次董金淑让他的妹妹嫁给一个植物人冲喜,彻底触及到了他的底线。

所以就算丢了性命,他也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秦意推着轮椅来到衣柜前,打开衣柜最下面一层是他的衣服,在角落里有一个样式古朴的方形小盒子,那是父亲临终前交给他的。

父亲临终遗言:第一,一定要保护好秦婉儿。第二,不到走投无路不要打开这个盒子。

秦意听父亲说起过,盒子是秦家祖上传下来的。不到走投无路不要打开这个盒子也算是秦家的祖训。

秦意始终谨记父亲的嘱咐,所以这么多年再苦再难都没想过打开盒子。

但是现在是真的走投无路了,他可以忍受任何屈辱,但是绝对不能看着自己的妹妹一生就这样毁了。

这盒子的钥匙只有秦意有,他当成项链的吊坠挂在脖子上。

咔嚓!

一声轻响,盒子上的古铜锁弹开了,秦意微微有些激动,他这些年无数次想过盒子里面装的是什么?但碍于父亲临终嘱咐,生生按耐住心里的好奇心。

秦意小心翼翼的打开盒子,如薄雾般的紫光从打开的缝隙中渗出,随着盒子完全打开,整个盒子里面紫芒弥漫,看不清里面是什么东西?

秦意挥手想要驱散盒子里的紫芒,但是这些缭绕的紫芒驱之不散,他想了想直接把手伸进紫芒中,想要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

他的手触摸到一个圆圆的,滑滑的,冰冰的东西,像是一颗玻璃球。该不会也夜明珠吧?如果真的是那可值不少钱。

秦意一阵激动,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放在眼前。可是当他看清楚手里的东西,顿时一股寒意顺着尾巴骨直冲天灵盖,吓得血都凉了,他手里面竟然是一只紫色的眼珠子。

秦意怪叫一声,两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他是被吓晕的,因为手里的眼珠子竟然动了,朝着他眨了眨眼,这诡异的情况直接将秦意生生给吓晕了。

然而,当秦意晕倒后,那只紫色的眼珠子化作一道紫芒直接从秦意的眉心钻了进去。顿时秦意浑身所有的毛孔都在喷薄紫色霞光,将整个房间都映照的璀璨而绚烂,美轮美奂。

只是这光怪陆离的光景只持续的三秒便骤然收敛,整个房间都恢复了原状,只有秦意死生不明的躺在轮椅上。

不知过了多久?秦意听到有人在身边喊自己,他缓缓的睁开眼睛,对上一张完美到极致的俏脸,眉黛春山,秋水剪眸,这张脸完美的无可挑剔。

“都说过了,以后不用等我回来!”

看到秦意睁开眼睛,夏冰言站起身,一米七的身高,职业装遮掩不住她完美的身材,声音冰冷带着疏远。

秦意不得不感叹,老天爷总是偏爱一些人的。都说人是上帝捏出来的,那么捏别人的时候肯定只用了两分钟,而捏夏言冰的时候用了两个小时。

夏言冰朝着浴室走去,她身上有酒味,为了夏氏集团断裂的资金链,她最近真的很辛苦。
第二章 治病
秦意看着走进浴室的夏冰言,嘴角微微扬起,眼底闪烁着诡异的紫芒。没人知道他晕过去这短短两个时候得到了什么?

正邪之眼。

他不知道这东西来在哪里?但是却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人生完全改变了,从此将走上一条辉煌之路。

秦意缓缓地从轮椅上站起,骨骼发出噼里啪啦剥豆子般的声响!若是被别人看到,一定会惊掉下巴,因为无数专家确诊,秦意这一生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了。

秦意眼睛微微一凝,眼底如同有紫色的火焰在跳动,空气中漂浮着无数的绿色光点。秦意缓缓抬手,这些光点迅速的朝着他飘来,顺着掌心的毛孔钻了进去。

秦意舒服的眯起眼睛,这些绿色的光点是灵气。

自己现在算什么?修仙者?修神者?亦或者是修道者?秦意弄不清。但是他知道自己掌握了超越常人的力量。

《苍生诀》

正邪之眼给了他很多东西,但是真正的功法就这一部。因为正邪之眼本身所带的灵气,让他从昏迷到苏醒这段时间已经成功的踏入了练气初期。

夏言冰穿着洁白的浴袍走出来,直接上了那张柔软的大床,淡漠道:“早点休息!”

秦意嗯了一声,过去关掉灯,将轮椅靠背放下,踏脚板升起,轮椅变成了一张单人床。

这是他们夫妻正常的相处模式,一天说不到五句话。

房间一片黑暗,夏言冰因为喝酒的关系,早早进入了梦乡。

秦意现在目力惊人,黑暗中也能看清夏言冰绝美的容颜。虽然睡着了,夏言冰的眉头还是微微皱起的,看来最近夏氏集团的资金链断裂让她寝食难安。

秦意眼神温柔,以前自己是个残废,心里爱着夏冰言,却不敢表现出来。但是从现在开始……所有的一切,都让他这个男人来承担吧。

翌日上午,秦意离开了夏家,家里平时只有他和董金淑以及佣人陈姐,董金淑自然不会管秦意去了哪?他巴不得秦意死在外面。

…………

刘家庄园。

“李神医,怎么样?”

庄园中央偌大的别墅二楼一个房间中,刘占源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儿子,眉宇间带着深深的忧愁,小声询问正在收拾药箱的老人。

老人就是李神医,据说是李时珍的第几百代玄孙,也不知道是不是噱头?但是此人在云贵一带名气极大,是他花了大价钱请来的。

李神医微微摇头,笃定的说道:“除非是华佗在世!”

听到这话,刘占源身子微微晃了晃。纵使他家缠万贯,有再多的钱又如何?唯一的儿子变成了植物人,有再多的钱也没用。

旁边,一个身材丰腴的美妇人忍不住小声抽泣起来。

就在这时,刘占源的贴身保镖走进来,恭敬道:“董事长,外面来了一个人,说自己有办法让少爷醒过来。”

刘占源眼神猛的一亮,旁边的美妇人也停止了抽泣。

“人呢?”刘占源急忙问道。这些年,不管是什么方法,什么神医,只要有一线希望他都会试试。

“在门口!”保镖道。

刘占源已经脚步急促的走了出去,李神医怔了怔,随即不屑一笑,他已经诊断过,除非发生奇迹,人力是绝对不可能让刘文成苏醒过来的。

秦意正在观察着整个刘家庄园,有钱人真好。跟这里一比,夏家的别墅就什么都不是了。

“董事长,就是他。”

保镖小跑着带路,众人来到庄园门口,他指着秦意说道。

当刘占源看到秦意坐着轮椅,身材干瘦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眼底闪过一抹失望。

但是为了自己的儿子,他还是强打起精神,恭敬道:“先生,你能让我儿子苏醒过来?”

秦意自然认识站在眼前的人就是刘占源,刘氏集团的掌舵人。淡漠道:“自然,否则我也不会来。”

刘占源见秦意虽然年轻,但是气度沉稳,眼底出现希冀之色,急忙道:“若是先生真的能让我儿苏醒,你提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秦意正欲开口,只听旁边的李神医冷哼一声,不屑道:“刘董,我知道你救儿心切,但是也得擦亮眼睛,这世道骗子太多了。”

刘占源微怔,其实他心里也没底,毕竟秦意太年轻,而且自己本身就是个残废,还坐着轮椅。

“这位是?”秦意看向李神医。

刘占源道:“这位是李神医。”

李神医倨傲的昂着头,鼻孔看着秦意,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那么,请问这位李神医可让刘少苏醒了?”秦意淡淡的问道。

李神医脸色一怒,冷笑道:“刘少是脑部受到重创才长久陷入昏迷,除非是大罗金仙,不然没人能让他苏醒过来。”

刘占源眼底闪过一抹怒意,虽然这话是没错,但是这么说出来有点像是诅咒他儿子永远醒不过来似的。

秦意目光寡淡,道:“不用大罗金仙,我便能让刘少苏醒。”

“你?”李神医不屑的看着秦意,嘲讽道:“你要是真的有这个本事还用坐轮椅。”

这话可谓是十分恶毒了。

秦意淡漠道:“我的腿是先天的,刘少的伤是后天的,你既称神医,这里面的道理就不用我给你普及了吧?”

李神医脸色一僵,眼神阴狠,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刘占源却微微点头,就论这份心性之沉稳,很多沉浸商场的老狐狸都做不到的。这样的人如果不是装腔作势,就是有真本事。

秦意看向刘占源,道:“刘董,可否让我试试?”

刘占踌躇不定,一时间拿不定主意。

秦意自然知道刘占源在担心什么?无非是怀疑自己的本事。淡淡的说道:“刘董,若是中途刘少出了任何问题,我愿意一力承担。”

“你承担?你一个残废用什么承担?”李神医满脸恶毒的嘲讽起来。

刘占源其实已经心动了,秦意的气度让他信服。

“占源,就让这位小神医试试吧。咱们的儿子已经那样了,结果再坏还能坏到哪去?”旁边的美妇人擦拭着眼泪,呜咽着说道。
第三章 恬不知耻
刘占源一咬牙,重重的点点头,道:“那就劳烦小神医了!”

“刘董,你怎么能相信一个骗子的话呢?这小子摆明了就是来骗钱的。”李神医嚷道。

“骗子是为了钱,但从开始到现在,我可提过钱的事?”秦意淡淡的看着李神医,略微嘲弄道。

“你……”李神医眼神阴翳的盯着秦意,嘲讽道:“不为钱,为什么?这不过都是你骗钱的花招而已。”

秦意嗤笑一声,道:“若是治不好刘少,分文不取!”

李神医狞笑道:“好,我就看看你小子有什么本事?你要是真的能让刘少苏醒,刘董这次承诺我的诊金,我全部送给你。”

“不知道刘董承诺了你多少诊金?”

“两千万。”

“呵,还真不少。”秦意笑道:“那好,这诊金我就收下了,到时候你可别心疼。”

话落,根本不给李神医说话的机会,秦意推动轮椅,随口道:“刘董,劳烦请带路。”

李神医一张保养得当的脸微微扭曲起来,气的差点没把牙齿咬碎。

不多时,众人来到刘文成的房间门口。

“小神医,有什么需要的你尽管开口,我这就让人准备。”刘占源道。

秦意淡漠道:“不用,你们在门口等着就行。”

说完,根本不给众人反应的机会,推着轮椅直接走进了房间,顺手关上门并且反锁。

秦意不是不愿意让他们进来,只是自己的手段太过惊人,不宜外露。

推动轮椅来到病床前,秦意打量着床上的刘成文,肯定是昏迷两年的原因,他的肌肉已经开始萎缩,整个人看上去跟脱水了似的有些怪异。

秦意站起身,房间里只有自己和一个植物人,就没有什么可隐藏的了。刚才他也检查过房间,没有监控。

检查了一下刘文成的身体,秦意已经明白了病症所在。刘文成后脑遭受过重创,脑部有凝结的血块,因为靠近大脑,跟脑神经纠结在一起,不敢手术,所以才会久昏不醒。

但是这对秦意来说实在太简单不过了,缓缓抬起手,掌心紫芒流转,并指如刀点在刘文成眉心,丝丝紫芒如一条条紫色的小蛇钻进了刘文成的脑袋中,精确的寻找到血块。这些凝结的血块碰到紫芒,就如遇到了克星,迅速的消散,如冰雪消融。

良久,确定刘成成脑海中没有别的凝血,秦意才缓缓的收回手。想了想,秦意再次伸指点在刘文成眉心,紫芒涌动,顺着刘文成的毛孔钻了进去。

大概五六分钟,秦意猛地收回手,脸色有些苍白,他刚才运功将刘成文的身体梳理了一遍,以紫芒温养了一遍他的骨骼和筋脉。

“可以醒了吧?”秦意低语,他的话像是有魔力,刘文成竟然真的缓缓的睁开眼睛,只是眼神一片迷茫。

秦意嘴角微扬,重新坐回轮椅,然后来到门口打开门。

刘占源急的在门口转圈圈,但是又不敢敲门,怕打扰秦意的治疗。看到门开了,急忙上前问道:“小神医,怎么样?”

而旁边的美妇人已经冲进来房间。

“还能怎么样,我说这小子就是个骗子吧?这么短的时间要是能医治好刘少,那他岂不是神仙?”李神医满脸嘲弄。

刘占源心生不喜,总觉得李神医是在诅咒他儿子,正欲训斥两句的时候,房间里突然传出美妇人的惊叫声。

刘占源脸色大变,顾不上秦意,直接转身冲进了房间,随即又是一声惊叫。

“小子,你把刘少怎么了?”李神医愤懑的盯着秦意,但是眼底带着幸灾乐祸,植物人说白了就是比死人多了一口气,稍微不慎就会出现无法逆转的情况。

“小子,你死定了,刘少要是死了,你也得偿命。”李神医以为秦意把刘文成给弄死了,所以刘占源夫妇才会叫的这么凄惨。

“快快快,把他抓起来,他害死了刘少。”

刘家的保镖也听到了刘占源夫妇的惨叫声,听到李神医的话,以为秦意真的把自家少爷给治死了,顿时一窝蜂的冲上来想要拿下秦意。

两个保镖率先冲来,一左一右的抓住秦意的肩膀。秦意眼神一寒,一股霸道绝伦的气息从体内涌出,直接将两个保镖给震得载飞出去。

后面的保镖脚步一滞,眼神惊惧的看着秦意,纹丝不动就将两个壮汉给震飞好几米,这是什么妖术,太吓人了。

殊不知,秦意不想伤人,不然这两人就是骨折筋断的下场。

“住手!”刘占源听到动静跑出来,看着两个躺在地上的保镖,脸色一沉,怒吼道:“谁让你们对小神医动手的,给我滚开!”

保镖一愣,刘占源毕竟长居高位,气场强大,吓得这个保镖急忙往后退。

李神医满脸狞笑,道:“刘董,这小子治死了刘少,一定不能轻饶了他。”

刘占源眼角的肌肉狠狠抽搐了几下,怒道:“你什么意思?我儿子几时死了?”

李神医眼睛一鼓,突然间脸色大变,难以置信的问道:“难道刘少真的醒了?”

刘占源的脸色铁青铁青的,怒吼道:“你特么安的什么心?我儿子醒了,被小神医救醒了。你三番五次的诅咒我儿子死,到底是什么意思?”

“醒了?”李神医满脸震惊,可以说是惊悚,眼神呆滞的呢喃道:“醒了,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醒呢?这不应该啊,不可能的……”

刘占源脸色阴沉的都快滴出水来了,我儿子怎么着你了?你不断的诅咒他?

秦意淡笑道:“李神医,多谢你的两千万。”

听到自己的两千万要没了,李神医猛地惊醒过来,眼神怨毒的看着秦意,然后扭头对刘占源喊道:“刘董,刘少能这么快醒来,完全是我之前施针有效,都是我的功劳,这小子只是捡了个便宜。”

刘占源黑着脸,实在听不下去了,真是恬不知耻,怒道:“来人,把这个老神棍给我丢出去,别让我再看到他。”

几个保镖如狼似虎的扑过来,将瘦小的李神医一脚踹倒,拖着就走。

李神医鬼哭狼嚎的被拖了下去。

刘占源满脸激动的看着秦意,道:“小神医,你救了我们刘家,我刘占源没齿难忘你的恩情。”

刘文成是刘家唯一的继承人,救了刘文成让刘家香火得以传承,说是救了整个刘家也不为过。

秦意淡笑道:“刘少毕竟躺了两年,肌肉有些萎缩,这些后面坚持锻炼可慢慢恢复过来。”

刘占源急忙点头,这些年他遍访名医,但每次的结果都只是失望。没想到秦意出手不到十五分钟,自己的儿子就醒了,简直是华佗在世,神医下凡。秦意的话他自然得记在心上。

“小神医,请在客厅稍等我一下。”

秦意微微颔首。

刘占源唤来一个保镖,推着秦意前往客厅等待。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 谷嘉诚疑似恋情曝光,深夜约会还搂抱献吻女生

  • 7月3日,有媒体发布了X玖少年团成员谷嘉诚献吻女友人的画面,疑似恋情曝光,女方依偎在谷嘉诚的臂弯中,全程黏在一起,还摸小肚子,举止非常亲昵。之前谷嘉诚和女友人一起深夜约会还搂
  • 海陆嗑到了自己的CP,海陆和万茜真姐妹情没错了

  • 如今,在娱乐圈中都很流行嗑cp,特别是在选秀节目《乘风破浪的姐姐》这个综艺开播之后,也有很多关系比较好的人会被粉丝们给组成cp,在该节目中,万茜和海陆就是一对cp,两个人还有个超